美媒反思"错失的一个月"三大机构不力 病毒检测失灵


李长青律师认为,该案存在诸多疑点:投毒动机说法多变,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吴春红投毒。同时,投毒现场未提取到任何与吴春红有关的证据。自2004年入狱以来,吴春红本人一直喊冤并持续申诉。

2018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再审决定,认定吴春红犯故意杀人罪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指令河南高院进行再审;2019年10月24日,该案在吴春红服刑的浙江省金华监狱再审开庭。

3月29日,河南商丘民权县16年前“投毒杀人”案当事人吴春红的再审辩护律师李长青告诉红星新闻,该案将于4月1日上午在河南高院开庭宣判。

2004年11月15日,河南民权县周岗村两名孩童“毒鼠强”中毒,一死一伤,吴春红被认定为因琐事“投毒报复”的凶手。2005年6月23日至2007年10月30日,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三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吴春红死缓。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三次以“事实不清”为由,发回重审。

红星新闻记者获取的案件资料亦显示,该案第四次开庭前,商丘中院相关负责人曾向受害者家属王战胜解释:“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吴春红供述的老鼠药的药包未找到,吴春红供述放毒药的裤子已提取,但未检出毒鼠强,而认定吴春红杀人的直接证据,只有他自己的供述,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证据。因此,本案主要证据存在欠缺之处。”3月29日,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就有关援菲新冠肺炎检测试剂质量的事宜发表声明。

3月28日下午,菲律宾卫生部发布公告称,截至28日下午4时,菲律宾当天共计新增272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病例1075例。3月29日,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召开。滞留湖北的北京人员如何返京?对此,北京市重点站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新闻发言人毛军介绍,铁路专列和公路自驾两种返京方式,都需从“京心相助”小程序填报信息并审核通过后再返京。

中方高度关注菲律宾新冠疫情发展,关心菲律宾人民及在菲中国同胞的健康和安全,支持菲政府为抗击疫情所做的努力,并一直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和帮助。中国大使馆坚决反对在未经科学测试的情况下,基于道听途说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和报道,误导公众和舆论,干扰中菲携手合作抗疫大局。

“该案存在诸多疑点。定案除了吴春红本人的有罪供述外,没有一份直接证据能够证明吴春红在案发现场投毒;吴春红本人称,其有罪供述是在刑讯逼供、诱供下作出的。”李长青说。

毛军介绍了返京申请程序:

一是铁路专列返京。返京人员通过微信或支付宝,搜索“京心相助”小程序,选择“返京服务”模块,详细填报主行人与随行人员信息,经相关健康部门审核通过后,在“京心相助”小程序中,填写相同日期、车次、乘车站等信息,并按12306短信提示办理购票。购票成功后,如需退票,请按铁路有关规定办理或咨询12306。非湖北地区人员无需填报。